您的位置: 长乐新闻网 >> 文学艺术 >> 正文

一面之缘

作者 陈秋钦

http://www.sriecl.cn  2018-12-24 15:33:31   来源:长乐新闻网  【字号

  全世界有七十多亿人,不可能都会相识。每个人的一生至少可以与几千甚至于数万人会面,但能在一起会话或叫做生命有所交叉的却顶多数百。有的人经常见面却形同路人,有的人那怕只见一次便刻骨铭心。我和大作家云里风先生只见过一次面,却真的终身难忘,这短短的一次会面,真的让我受益匪浅。正如老话说的“有的人活着,他已经死了;有的虽然死了,但他还活着……

  冬至前夕,惊闻云里风驾鹤,当日,园头学校为在云里风设立的奖项中获奖的师生颁奖,全体师生肃立得毕恭毕敬,为云里风默哀三分钟。此情此境,着实让我心生悲戚,竞然久久不能言语。

  我与云里风的故居只有一溪之隔,我在木兰溪的北岸,他在木兰溪的南岸 ,同饮木兰溪水,共仰三紫山光。当年,年幼的我常常憧憬溪对面的场景,总想了解那是一个怎样的世界。

  园头村,一个被称为“文化绿洲”,一块巴掌大的地方却走出了许多名人,尤其是云里风作家,虽久仰大名,却从未谋面,只是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有缘认识这位大作家。

  那是2004年秋,在华亭第二中心小学颁奖会上,我代表指导老师有幸出席。那天,老师们很早就赶到学校,校园里锣鼓喧天,孩子们穿戴整齐,手拿着鲜花,列队欢迎,大家望眼欲穿。忽然,人群中有人喊道:“云里风来了,大作家来了……”我循声望去,一辆的士缓缓地停在学校门口,一位精瘦的老人从车上下来,没有随从,手里杵着一把拐杖,身材修长,穿着一件普通的白衬衣,配着一条黑色的灰裤,一双慈祥的眼睛,炯炯有神,脸上始终挂着微笑,不停地与师生们挥手致意。此时此刻,我的心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。在我的印象里,云里风应该有豪车陪同,随从跟着,外加身上一副名牌式的展示……。

  会议进入了程序,一个小朋友手拿着一束鲜花,跑到他面前,说:“祝陈爷爷身体健康!”说着,孩子的鲜花举在空中,有点尴尬,大家的目光聚集在那里。“不对,应该喊我陈伯伯!”云里风摇摇头,认真地纠正着。“陈伯伯好!”孩子听话地喊道。“好!”云里风俯下身子,接过鲜花,抱着孩子,饱经沧桑的脸上绽开了开心的笑容。刚才还在担心的师生群里爆发出了阵阵笑声。

  轮到颁奖了,我从云里风手里接过获奖证书之后,与陈先生握手,我发现陈先生的手特别修长,虽是血管突起,指甲微黄,满是裂口,满是摺皱,略显粗糙,但握着这双手,感觉浑厚有力,这是一双饱经风霜、历经人间疾苦、饱受风雨侵蚀的手,就是这样的一双手,写出了许许多多脍炙人口的作品。后来,由于职业的关系,我认识了很多人,也跟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,出于礼貌都会习惯性地握手,再也没有陈先生那样暖心的力度。当时,他看了证书的名字,问:“你就是陈秋钦?”

  第一次与作家零距离接触,并且是名人主动问我,当时心里紧张,说不出话,只会不停地点点头,无法作答。他笑了笑推推鼻梁上的眼镜,说:“此秋钦,不是彼秋钦。”后来,才知道园头还有个曾秋钦。

  会后,按照程序,云里风与校领导师生合影留念。没想到,他却拨开人群,径直走到我面前,提出单独和我一起留影纪念。

  席间,他被安排与领导一起吃饭,我只是陪同而已。饭后,紧张消除了不少,我问:“伯伯,吃饱了吗?”“不对,应该这样问,吃好了吗?”先生一字一顿地教导。我重新问一遍,他很高兴。先生告诉我,吃饱了吗?只是旧社会吃不饱穿不暖的人民挨饿怕了才这样问,如今乡亲们生活富裕,生活水平提高了不少。这是社会进步的表现。先生洞悉力很强,眼光很独到,一个小小的问候却折射出人生真知实悟。

  是的,就是这样一次邂逅相遇,给予我的收获居然是一生的鞭策,他是良师,他是益友。真不敢想象,他居然走了。这消息来得太过突然,这消息震得我热泪夺眶,这消息让许多人命笔缅怀。因为他是包括我在内的许多国人尤其是家乡同仁的偶象,他也是数十万旅居在外的华侨的表率,他还是中马友谊纽带上的一道彩虹,他更是中华民族精英团队里的一兵。

  抬头不见低头见,未必有缘。一见如故自有缘,正如我和陈先生。

  伯伯,一路走好!

相关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