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长乐新闻网 >> 文学艺术 >> 正文

幽幽东湖情

作者 柯多桂

http://www.sriecl.cn  2018-12-21 17:29:15   来源:吴航乡情  【字号

  “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,伴着东湖,我们一路走来。”已历耄耋之年的姑丈,说起东湖,丝毫不隐藏那一份深深的情感。

  姑丈家在文武砂镇东海村,毗邻东湖,靠近十八孔闸。他对十八孔闸有一份特殊的依恋。上世纪50年代,在那激情燃烧的岁月,才十来岁的他,在课业之余,以饱满的热情,毅然投入到义务修建十八孔闸的热潮中。肩挑手推,他没有喊过累。

  一日闸成,全民欢呼。巨闸阻断江海,海水漫灌文武砂农场、古槐公社等田地的历史从此结束,来自三溪、腊溪等溪流的淡水浇灌万亩沃野。长乐丰收一片。可在姑丈看来,最重要的意义不在田地。东山村黄沙漫漫,自古缺水田,靠山吃山靠水吃水,紧邻十八孔这5000亩水域,“吃水”成了许多东海家庭的不二选择。东湖水域不出几年,便成了鱼儿的乐园,各类鱼儿体型硕大,肥美鲜嫩。

  “感恩十八孔的给养,让我们全家渡过了最艰难的岁月。”坐在新建别墅最高层的阳台上,沐浴着东湖吹来的徐徐凉风,酌一杯清茶,姑丈对眼前的生活异常满足。也许,真是走过了艰难岁月,才知晓顺风顺水生活的可贵。

  孩子多,田园少,在缺衣少食的年代,姑丈的好水性便发挥了作用。背个鱼篓,往水里一潜,便能徒手抓住一只大活鱼,或者把背篓罩住堤岸石缝,双手伸入石缝鼓捣,运气好的时候,往往能收获几只鳗鱼。“各种鱼特别多,水源不受污染的鱼儿味道最美。”想起曾经岁月,姑丈似乎又回到了年轻时代,眼里充满了青春的自豪。

  “真正开始打鱼讨生活是在改革开放后,不过也只是讨小海。”姑丈和另外七个村民大胆地组建起一支讨海队伍,建造了一艘载重不足一吨的平底撑篙木船,从此正式走入东湖,走进十八孔之外的浅海中,风雨中飘飘荡荡20年。按照潮汐出海,不辞辛苦,一天虽然只能赚到十几元,但那时已是不菲的收入。有了这份补给,全家七口生活日益好转,房子也越建越好。

  说起讨海生活,姑丈喜忧参半。

  鳗鱼苗俗称“白苗”,“白苗”仅有头发丝大。?耸?甏?衅,一斤可以卖到20几元,一斤里有1000多只,一般一天都可以网到一两斤,捕捞“白苗”成了渔民的香饽饽。“有一次在东湖内一下子捞上来五六斤白苗。”说起这事,姑丈喜形于色,这次意外收获,让他在村里风光了好几年。

  可是,水上漂的日子总是难免发生意外,危险无时不在。一天为赶出海打捞海蜇,姑丈一行三人竟忽视了天气预报,船行到现十七孔外文武围垦堤坝双帆礁处(渔民称之为“铁铛”“铁炉”),那时此处已是深海,风大浪高,小小的渔船禁不起折腾,不幸翻覆,三人均落水。漂泊了两三个小时,幸有福清渔船经过,救起三人于风浪中,他们才幸免于难。

  或许是受了此次翻覆事件的刺激,也因为资金的充裕,不久,几人合计将撑篙船换成了大点的帆船,几年后又升级成机帆船。渔猎距离越来越远,覆盖的海域越来越大,鱼获也越来越多。在50周岁之前,姑丈在村里建起了两层砖房六扇五,并过了50大寿,着实又风光了一把。

  走出去再远,姑丈都不忘及时回来,以免家人担忧,家永远是他的牵挂。在家人目极之内,闲暇时,他更喜欢飘荡在平静的东湖水面,撒几把网,便够了一天的本。在东湖,他要的不多。

  十八孔水闸之下,泥泞的滩涂是种蛏好场所,被称为“蛏城”。闲不住的姑丈在“蛏城”围出一方属于他的城,种下希望的蛏苗,收获时节,短柄蛏锄一下一下地便挖出一粒粒饱满的大蛏,两个吐水的蛏头满含着劳动者的快乐。推着一大筐一大筐装满蛏的竹筐滑过泥泞的滩涂表面,姑丈的心都要美化了。

  到了九十年代,两港大开发,宽阔的201省道从家附近经过,连带村道变通途,工业带动服务业发展,姑丈的鱼也卖了好价钱。随之而来的外文武围垦,海边滩涂养殖不再,围网收获也越来越少,是洗脚上岸还是继续漂泊?姑丈割舍不了那份渔业情。随后几年,看到曾经人烟稀少的荒漠被开发成一个个工厂,从全国汹涌而来的工人带动强大的消费行业,姑丈看到了商机,决定上岸投入商贸业,并把充裕的房屋出租给务工者,收入轻轻松松大幅增长,他乐了。世纪的钟声敲响,姑丈已不再打鱼。两个儿子也在纺织厂,一步步从普通工人成长为管理层,收入颇高,不用再步其后尘,过着风里来雨里去的危险生活。

  2016年,姑丈就是站在现在的别墅楼顶上,感受全国首届青运会皮划艇锦标赛气息的。别墅与青运会主席台隔湖相对,视线穿过木麻黄,摇曳着远处运动员们的倩影,来自东湖的清风夹杂着呐喊、喝彩声,声声入耳。“感受就够了,我看的是东湖焕发的生机。”在姑丈看来,湖水清明澄澈,湖面影影倬倬,湖岸修葺一新,东湖不寂寞就是对长乐大开放大开发的最好诠释。

  姑丈见证着东湖成长,眼见着东湖蜕变,从一片荒凉地到旅游胜地。青运会后,东湖依托优美的水色风光建设了东湖公园,打造出了一个聚集活力与人气的休闲娱乐空间。福州市水上运动中心训练基地应运而生,一群群鸥鹭齐飞,伴着水上皮划艇、帆船、快艇来往穿梭。湖热闹起来了,鱼儿似乎都要欢唱出最美的曲子。

  放眼远眺,看着对岸鳞次栉比、日新月异的楼房,姑丈不懂“VR中心”,不懂“大数据产业园”,不懂“云计算中心”,但他懂“科技、人文、生态”,对于滨海新城提出的建设“创新之城,活力之城,宜居之城”也略知一二,他知道科技改变一切,也乐见其成。

  道不尽东湖事,述不完东湖情。东湖对姑丈来讲,已不纯粹是一湖水,不只是满湖鱼,它更是图腾一般的存在。姑丈说,他不善言辞,许多时候只打心里默默祝福,唯愿东湖不老,新城日盛。

  远山含黛,渔歌唱晚,又到鲈鱼最爱咬饵时间。呷一口茶,下楼,一生离不开鱼的姑丈背起垂钓装备,去繁就简,东湖边上,又开始了他的遐思冥想,享受夕阳,往后余生。

相关新闻